破解农村快递 一个四川县城的样本调查
作者:kuaidiwuliu8.com 时间:2019-12-24

蓬溪县客运站快件集散处理中心,数十名工人在麻利地分拣快递。“年底了,又赶上‘双十二’这几天包裹量比平时多了。”

随着电商向下沉市场进军,农村快递业务量快速增长。省邮政管理局统计,仅今年“双11”期间,寄递各种农副食品快件量就超过3300万件,占收件量的45%。不过,快递业城市强、农村弱的格局仍未改变。在四川的广大山区、丘区,乡镇分散,道路蜿蜒,农村快递面临“最后一公里”难题。

如何解决这个问题?过去三年,在市场倒逼下,在同行竞争中,蓬溪快递行业进行了一系列探索,试图破解“最后一公里”困局。

量小“吃不饱” 快递下乡恶性循环

一件快递包裹,从江浙沪到四川蓬溪的乡镇要多久?答案是3天。

3年前,这个答案是15天。那时,从江浙到蓬溪县,上千公里的路程只要2天,但从蓬溪县城到宝梵镇,短短不到10公里的路,却需要近2个星期,卡在“最后一公里”,快递在一路狂飙之后只能“降速”。

家住蓬溪县宝梵镇的杜杰是个网购爱好者,第一个“双11”刚刚开始的时候,她还在遂宁城里打工,买的包裹“基本上3、4天就到了,很方便。”此后,网购逐渐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2015年,她从县城回到宝梵镇生活,“网购就变得不方便了。”网上买的东西到了蓬溪县城就“死了”,“买的打底裤,送到之后,已经冷得穿不得了。”

由于农村快递量小分散分散,只在一些货量相对较大的乡镇设立了网点。但网点经营十分困难,多名乡镇快递代理点负责人告诉记者,代理点要出人出车出油,将快递远途拉回农村地区,但快递公司的普遍做法是只为每件快递补贴1元。“乡镇投递完全就是亏本,有些会把成本转嫁给取件人。”

而在货量更小的乡镇,比如宝梵镇,快递公司多选择与镇上的小超市、理发店等门面合作,设置代收点,每单给门面老板返点3-5毛钱,货物集合到一定数量再统一配送,送货时间往往难以保证。

因为“吃不饱”,各家快递公司服务水平质量都不高,形成快递下乡的恶性循环。

#SplitPageHere#

挣扎中的握手 打造蓬溪版“菜鸟物流”

“与其都吃不饱,不如大家搭伙一起吃。” 2017年下半年,遂宁市邮政管理局积极引导蓬溪县中通、圆通、韵达等6家快递公司本着自愿公平互利协商,按协议股份入股,成立蓬溪县同城快递公司。由县同城快递公司在各乡(镇)设立快递经营分支机构,整合分散的快递业务,按照快递标准,统一集中到一个营业网点建设——快递超市。当年9月1日,蓬溪县大石镇成立了首个同城快递公司的营业部,随后在全县范围铺开,统称为“快递超市”。

6家公司变竞争为合作,重点开发农村市场,打造蓬溪版“菜鸟物流”模式。与传统的营业网点相比,“快递超市”挂靠在同城快递公司,双方形成紧密的合伙人关系。蓬溪同城快递公司负责人冯振东说,同城快递公司制定了一系列规章制度,快递超市按要求执行,提供标准化的服务。

“以前,一条线上跑6个公司的车,量小装不满,好多天才能送一趟;现在,一个车装6个公司的快递,每天可以跑两趟。”快递速度提升之后,买货的人多了起来,蓬溪县大石镇快递超市成立三个月,快递量就从200件增长到700件。

与此同时,因为成本的降低,农村快递乱收费现象也得到了有效遏制,农村买家们获得了实惠。

然而,从“6”到“1”的整合过程中,阻力不断。“最开始,大家都有顾虑。”冯振东说,争议集中在利益分配方面。比如,由于6家快递公司的每单成本控制不一,有的做成7毛,有的能做成5毛,成本控制的好的公司担心“被平均”。

因为分配的问题,通过多次召开企业协调会。经过几轮谈判,6家公司基本达成共识,决定让渡部分利益,“整合虽然有阵痛,但是长远来看,成本肯定会降低。”据测算,蓬溪县同城快递成立后,综合成本节约了三分之一。

#SplitPageHere#

牵手农村客运班车 打通双向运行通道234x360.jpg

与省内其他的同城快递公司松散的联盟模式不同,蓬溪县同城快递公司希望组建一个更加组织化、规模化的利益共同体,打通物流通道,不仅让快递更快下乡,也让农产品顺利进城。

今年初,蓬溪县同城快递公司和蓬溪县客运站牵手,后者改造空闲的场站,建设了快件集散处理中心,除了同城快递6家股东公司外,还吸引了顺丰、京东入驻。

相关资讯